• 首页
  • 少儿编程
  • 珠心算
  • scratch
  • 上海“双减”实施意见正式公布,学科类培训严格把控,非学科类适度引导

    上海“双减”实施意见正式公布


    距中央推出“双减”意见已有1月之余,各地落地细则也纷纷出台。

    8月24日,继北京8月18日的双减措施发布之后,上海落地细则也正式公布。

    为了全面落实中央“双减”的工作部署,发挥学校教育主阵地的作用,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8月24日,上海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明确:用1年时间,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总量和时长有效管控,义务教育学校开展校内课后服务全面覆盖,线上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规范工作如期完成,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有效减轻。到2023年,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显著提升,作业布置更加科学合理,学校课后服务基本满足学生需要,校外培训行为全面规范。

    8月24日,继北京8月18日的双减措施发布之后,上海落地细则也正式公布

    相关细则结合了上海本地培训市场综合治理情况,并予以细化和具体化,特别是对深化学校教育教学改革、强化校内课后服务供给、形成校外育人合力等进行深入部署,主要内容包括:

    1. 全面压减作业总量和时长。着力健全作业管理制度、提高作业设计质量、分类控制作业总量、加强作业完成指导、建立作业监督机制、科学利用课余时间,强调要促进教、练、考一致,确保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书面作业,小学三至五年级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60分钟,初中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
    2. 校内,在作业总量和时长上都做了限制,降低了孩子的作业压力。
    3. 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着力保证课后服务时间、提高课后服务质量、拓展课后服务渠道、做优免费线上学习服务,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内课后服务时间一般不少于2个小时、结束时间一般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初中学校可探索在工作日晚上开设自习班。支持学校统筹实行教师弹性上下班、调休等措施。

      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着力从严审批培训机构、严格机构投融资、严格限定培训时间、强化培训内容管理、严格机构收费管理、加强从业人员管理、完善培训机构监管,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并统一登记为双重管理的非营利性机构;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对已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按照标准重新办理审批手续;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外资不得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线下培训机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线上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00;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

      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将大幅减少,从严治理,同时也对校外的培训时间做了限制,有效降低孩子的校外的学习负担。

      8月24日,继北京8月18日的双减措施发布之后,上海落地细则也正式公布

    4. 大力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着力促进校际优质均衡发展、促进区域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提升课堂教学质量、深化高中招生改革、纳入质量评价体系,强调要全面落实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政策,加强优质教育资源跨区统筹,进一步落实全市义务教育“五项标准”城乡、区域统一, 将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大部分招生名额直接分配到每一所不选择生源的初中学校。
    5. 整合用好校内外资源。着力优化使用校内资源、整合使用校外资源,明确可适当引进优质非学科类培训机构进校参与课后服务,整合各方资源为学生职业体验、社会实践、生涯教育等创造条件。

      意见鼓励非学科类的培训机构进校或提供优质的服务。

    6. 强化配套治理和支撑保障。着力加强课后服务保障、完善家校社协同机制、做好培训广告管控,要求配足配齐师资力量,把用于教师课后服务补助的经费额度作为增量纳入绩效工资并设立专项,不作为次年正常核定绩效工资总量的基数;严禁中小学教职员工开展校外有偿补课;促进家校社协同,形成减负共识;加强面向未成年人的校外培训广告管理,严肃查处校外培训违法违规广告行为。

    显然,上海的“双减”细则对学科培训机构也采取了全面的管控和治理。

    学科培训在校外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

    同时,从上海的政策中也可以看出,非学科类的优质服务可以进行适度的引导,来帮助学生更好地体验和学习。

    8月24日,继北京8月18日的双减措施发布之后,上海落地细则也正式公布

    “鼓励各区和学校在课余时间向学生提供自主选择的兴趣类课后服务活动。可适当引进优质非学科类培训机构进校参与课后服务,建立机构清单管理和评估退出机制。”

    而非学科类的相关机构,政策也明确指出要引导相关的企事业单位开展实训中心、科普平台、生产一线场景等,为学生职业体验、社会实践和生涯教育创造条件。